寐后明日尚可长

超丧超凶超咸鱼
疯狂吹花花她超棒der!!!!!!!!!!

10.2凌晨的梦

我,似鸽流浪滴男剑客,菜得一匹,也穷得一匹。从十五岁到二十二岁,流浪了七年。

日子是苦了点,莫得妞泡也莫得金银财宝,但是我很享受这种生活,悠闲自在又不堕落。自从我十五岁的时候爹娘去世,没有亲戚愿意收留我。他们都说这家伙是个野小子,不专心读书天天瞎疯,没心没肺不孝顺,爹娘死了眼泪都不掉一滴,养了个白眼狼。

可是他们不知道,我爹娘从小就教我,要是有一天你最亲的人去世了,不要哭,不要寻死,好好活着。死去的人要是听见你痛苦的哀嚎,看见你满脸的泪水,就算是在佛祖那享福也不得安宁的。我爹娘做了一世好人,救了无数人的性命,冒着危险去采草药护了多少伤患,我不想他们死后还揪着一颗心。

于是我开始流浪。守丧的最后一天晚上我背上家里的七尺剑,带上为数不多的行李走了。我在大厨手下打杂,在赌场招揽客人,在布商旁边吆喝。每当老板以各种奇怪的理由辞退我的时候,我也就哈哈一笑,领了月钱毫不在意地走。想留在此地就留,向往着某地就走。

客栈里的厨子是我兄弟,胖胖的,有点傻乎乎的,做点心特别厉害。据说他曾经当过御厨,做的百合酥那叫一个绝。不知怎么就离开了京城,住到了这个小镇。胖子天天看我耍剑,嘿嘿一笑问我,哎,你这么向往当剑客,那你知不知道那些厉害的剑客,怎么都拿的有缺口的剑啊?

我一翻白眼,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些缺口都是战功的证明,也说明他们实力的证明。你想想,一把破剑,普通人砍柴都费劲儿,人家一拔剑就是歘歘歘歘歘,凶兽的头全掉下来了。而且人家钱多,最好的工匠才能保证剑不断掉。

我生活的世界里有很多凶兽,厉害的剑客有事没事就会聚在一起,砍砍凶兽赚赚钱。最厉害的剑客会有三把剑,一把巨剑,一把七尺,一把三尺。每把剑上都有或多或少的伤痕缺口,这是最令他们骄傲的。

我巨想像那些高手一样,甩手劈砍,凶兽的头就咕噜噜滚走。可是我莫得钱买装备,也莫得技术,只好抽空在打杂的客栈后院耍耍家里带来的那把剑。

客栈老板对我还行,有天还劝我,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安个家娶个姑娘,以后老了也有个落叶归根处。我嘿嘿傻笑,挠挠头说,我就一浪子,没钱没权的,哪有姑娘愿意跟我啊,谢谢老板操心啊!改天发月钱了我请您喝酒!老板大笑,好小子!那还不是花我的钱!还不如我自己找朋友喝去!


有年春天,风还是料峭的,一大早店里就来了位客人。披散着一头长发,手里握着本书,戴个金丝眼镜,点了一坛女儿红坐在角落慢慢地品,说是没事就不用来打扰他。待到快关门了,我搓搓冻红的手,正放下抹布,他微笑着问我:“要不要来林府做护卫?”

我懵了,林府的大人可是最有名最厉害的剑客,和我年龄相似却已经名震天下。他和其他剑客不一样,只佩一把七尺剑,就能杀死不少凶兽。这号大人物为什么要找我这个半吊子做护卫?

客人笑了,说我看你身手利索,我家大人又闲得无事,不如让他教你剑术,也不浪费了你这好身手,如何?我家姥爷和姥爷夫人很早就去世了,没人会说闲话的。

老板说,你去吧,他说的对,以后常回来看看就好。胖子也赶了一盒百合酥。我抽抽鼻子,谢了老板和胖子,跟着这位客人进了林府。

我进了林府,林大人闲的时候,就教我和其他护卫练剑。时间久了府里上下都不厌恶我,说我说话又好听又勤快。林大人还会给我开小灶,我的剑术一天天地长进,他知道我有旧伤,不让我当护卫,让我在他身边帮他做事。

时间一长我发现林大人很好玩,他沮丧的时候我从柱子后面蹦出来吓他,他故作生气地弹我额头。我生病的时候故意拖长音,大人——现在几时了——,大人——我病真的好了——,大人——我能出门了——,大人——仓库的物品再不由小的添置——就要见底儿啦——!林大人特别满足地笑,说你给我乖乖躺着吧,再皮,我的剑可不长眼。我故意做惊悚的样子说,大人小的皮糙肉厚,怕是您的剑也划不出印子来。林大人眼睛一瞪。闭嘴,睡觉。我乖乖闭上眼睛,落入梦里。

林大人剑术一绝,却不会和人打交道。各种权贵疯狂地想攀他高枝,有些甚至想夺走他的财富和名声。都被我打着哈哈挡回去了。严重一点的我耍一点小手段,让他自食恶果。林大人知道之后,拉着我要拜把子,我吓到失智,说不行不行不行!小的这么野身份又低贱,不合适,再说这要被有心人知道了大人您可完了。林大人说,那下辈子一定要做兄弟。我说好好好,都听您的,您赶快去睡吧都三更天喽。

第二年冬天,林府出事了。那个把我从客栈带回林府的人引来大批凶兽,同时又带人造反,想杀掉大人。他曾经是剑客里的首席,可大人比他厉害百倍,坐上了首席的宝座。他站在家仆和凶兽的尸体中,撑着疲惫的身子,对着筋疲力尽的林大人和我怒吼:“对,都是假的!我假装帮助你,我进府就是为了杀你泄愤!凭什么凭什么我努力了五年,五年!我差点断筋差点丧命累到话都说不出来才得来的首席!为什么你轻易就可以拿走还超我百倍!我还要八面玲珑防止那些蛆虫啃噬我的骨和血!凭什么你的千刀万剑就有个傻小子帮你抗!他可是个父母死了都不掉眼泪的冷血动物!”

林大人和我都惊呆了。可我没时间去考虑这些,我捅进从侧面冲来的凶兽的心脏,它哀嚎几声倒在了脚边。其他护卫都被男子引开陷入苦战,只有我能帮大人。男子举着巨剑,剑上无数的豁口划痕边缘全部发黑,我知道那是厚厚的血。边缘的半圆豁口曾经被他磨利,更容易砍杀凶兽,或者是斩下人的头颅。

林大人一边砍杀侧面涌来的凶兽,一边劝他收手。再这样下去男子也会死。一个力竭的首席,一个力竭前首席,还有一个同样力竭的半吊子。杀死剩余不多的凶兽并且活着不是什么要死的困境,而是在凶兽的撕咬下,一人想把巨剑送进另两个人的胸膛中,活下来。

而我发了狠要保护林大人。


男子冷笑,说我冯某死也不亏。我观察这个野小子很久了,我以为他是个白眼狼,居无定所也不求老板挽留,我看他就只爱自己,只想圆自己的剑客梦。所以我把他带来府里,给他个护卫的职。我估摸着就他这吊儿郎当的样子,护卫当不好你被杀害,护卫当好了自然会有攀附之心。无论怎样都是我赢。可惜我没想到,这家伙倒是替你挡了不少利刃。

林大人躲开一只凶兽的利爪,男子迅速冲来,举起剑就要捅。我猛地推开大人,巨剑捅进了我的右胸,然后猛地旋了一圈,几乎挖空了我的右肺。

男子的下场也没有多好,那只被林大人躲开的凶兽一口咬断了他的咽喉,他当场毙命。

我脚步虚浮倒在地上,血汩汩地流了满地。我听见大人怒吼着喊我的名字,那只凶兽本来就只剩两只前爪,现在血流干了死在男子的尸体旁边。我没法呼吸,咳出来的全是血沫,本能地想要呼吸却吸了一气管的血,只能咳呛着。

眼睛很沉,我半眯着眼睛,感到自己被大人抱着,半靠在他身上。大人的眼泪洒了我一脸。他低着头死死地握住我的手,说坚持一下,马上给你止血,你不会死的你能活下去,你会成为最厉害的剑客然后我们一起出征,你会保护很多人就像你小时候保护我一样,你会成为比我还厉害的剑客,坚持住你不要死。。。。。。

林大人说到最后说不下去了,喉咙哽咽着咬紧了牙,眼泪像满月时护城河汹涌的河水,流过我颈后丑陋的巨大疤痕。我已经不能呼吸了,只剩胸膛徒劳地抽搐。我想笑,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短促的气音。我想说你哭个屁哦,首席剑客哭成这样,让人笑话死了。别嚎了别哭了,我要去佛祖那享清福了。下辈子做兄弟,说好了啊。

我感觉越来越冷。最后的最后,我只听见护卫慌忙赶来的凌乱脚步声,林大人嘶哑地喊我的名字。
















醒了。

梦里的“我”很小的时候和林大人是关系很好的邻居,都是普通百姓。林大人身体比较弱,“我”天天上蹿下跳皮特别结实。有一天“我”和林大人去离家比较远的地方玩,半路遇到了凶兽。我护住林大人,后颈被凶兽挠伤,路过的剑客杀死了凶兽。后来“我”的父母治好的病人送来一对七尺剑,俩家一家一把。后来林大人的父亲有功于朝廷,朝廷赐宅,林大人一家搬走,两家因此分开。长大后“我”对这件事本来记忆就不深刻,又在流浪时被人找事殴打,头被重击彻底忘记,可林大人还记得。冯某将“我”从客栈带回来的那一天,林大人就认出了“我”。“我”却到死都没有想起来这件事。

在复印店复印书
店主在玩抖音
我惊悚的听到了最喜欢的歌的声音
cnm!!!!!!!!!!

还是应该留在学校上晚自习
完全管不住自己的手,很少的作业到现在都没过半
难受

完了,耳鸣到听不清别人说话了

她说我做的挺好的了。。。。。不是,我根本不是这样,我还能做到拿着卷子自信满满提前十分钟答完题基本无错,我还能上课集中精力讲的一遍就过,我可以做到脑子里不空空的对别人特别温柔,没有刻意疏远任何一个人,不害怕跟别人打招呼,我能断了和同班同学的联系我只靠每天见面不是手机屏幕聊。。。。。。我现在都做不到,很差劲,我一点都不好,我从来没有这样我根本不是这样

我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肩膀和腰像被人打了一枪,特别不好,特别想捶墙或者摔点什么东西,我从来没有这样狂躁过我一直觉得我是个脾气还不错的人。。。。。。。。
深刻体会到什么叫【精神衰弱是真的可以逼疯人的】
可能我应该听医生话早睡早起勤锻炼。。。。。哎。。。。。。。。。高三了啊哪能早睡。。。。。。。。
颓着不想学习不想动,脑子里还是吼着骂自己起来学习
看看今年线,想去的学校分高得吓人,我得从倒三十冲到正三十不然只能去搬砖或者复读。。。。。。我不想读别的专业但是我又没力气学习,疯狂给自己施加压力感觉这样就能有动力,但是起了反效果
难受,想砸墙,想砸东西

我哥:你有想去的地方没?
我:没有
我哥:........那你有想考的学校吗
我:没,哪都行,只要没有大虫子
我哥:......我想起来我们宿舍仨北方汉子被蟑螂支配的恐惧了,你别说了
我:好的
我哥:那你这。。。。没目标怎么提分啊
我:巧了我不仅没目标我还没脑子,睡一觉起来背的全忘了
我哥:........加油

其实蟑螂那事吧
我哥半夜起夜,看见卫生间里那么大一只蟑螂
后来他跟我说须须就那么长【比划】
吓得他一声尖叫,宿舍里其他两个180+的北方汉子同时惊醒
仨180+的糙汉抱一起瑟瑟发抖
旁边南方小哥
唇红齿白xxx白白净净的
打个哈欠,说
哦,蟑螂啊
一本C++pia一下拍死
他说书他不用了,都学会了

我,72咸鱼华山,喝了酒在路上晃悠行侠仗义
其实是菜鸡互啄
看到等级高的或者和我等级一样的,算了算了惹不起,溜了溜了我怂
看到比我低很多的,hiahiahia冲上去就一通乱锤
最喜欢在各个门派溜达,逮着一个新手任务中有点罪恶值的萌新,兴奋的苍蝇搓手接一个华岳三峰美滋滋
可是我今天满血
在茶馆门口
看见个65的残血云梦小姐姐
头上那个血条红的晃眼睛【】
老年人记性又不好
忘了云梦是个暴力奶
被侠义值冲昏头脑的我
冲上去肛
然后她一盏灯把我抡死了
??????????????????????
她还没怎么掉血????????
等等等等我五岳为倾是假的吗???????
停一下?????????????????????
我加点3劲1体啊???????????????
嗯???????????????????

焦哥还跟我吐槽芥川的小洋裙,小洋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说,我第一眼以为这就是个里面好好穿白衬衫只有袖口领口骚气了一点点外面裹个黑大衣的高冷男子你知道吗,可是风一吹露出他那个白色小洋裙我靠吓死我了还两层,时不时还颜艺一下我快被吓死了好吗,小洋裙,还是白色小洋裙,还是带花边袖口的,还两层,来来来你感受一下这个画面,讲真的要不是这剧情,只让我看到这衣服,我跟你讲他绝对是个gay。还有个橘红头发的小矮子,扎个骚气到不行的头发还会内八用大小姐语气说话,你们港黑都这么骚的吗?骚不过骚不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把焦哥拖进了文豪坑,她看了两三集跟我说
“男主肤色这么蜡黄的吗。。。心疼。”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xxxxxx

后续:我问她怎么发现的【】她说,你看看芥川,和敦一对比立马就看出来了,芥川是惨白,但是敦肤色是蜡黄蜡黄的,明显长期营养不足啊,这俩人好惨噢。